卫计委回应“第一口奶”事件:待遇低不是理由(2)

记者:怎么严肃处理,把他们怎么办?

毛群安:那他就触犯了刑律了,那就刑法处置。那我们医务人员这个违反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那抓起来被行政司法处理的,那不是一个两个。

记者:你们作为主管部门,身上承担不承担监管失职的这个责任?

毛群安:必然要承担责任。要不然的话,你这个怎么能够保证我们的行业的这个监管到位呢?

记者:那怎么解释,就是说同样的文件8年之后又发?

毛群安:我就说今年找到这样的事件,可能明年后年还会照样抓住类似的事件。

记者:为什么?

毛群安:因为这个事件发生的条件还存在。

记者:您觉得最重要的几个条件几个因素都是什么?

毛群安:首先说奶粉企业仍然要想办法扩大销量,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而且仍然有一些医务人员他可能不以为然,他仍然会铤而走险做这样的事情。

解说:当《变了味的“第一口奶”》节目播出后,除了引来民众对部分违法违规医护人员的“讨伐”外,也引发了人们对“第一口奶”的讨论。有资料说,新生儿肠道内是无菌环境。吃第一口奶是母乳的话,容易建立益生菌群,如双歧杆菌、乳酸菌等促进消化吸收的菌群。如果吃奶粉的话,就不如母乳形成的菌群好。因此吃母乳的孩子比吃奶粉的孩子免疫力往往更强。

【同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任医师于莎莎

有的孩子吃惯了奶粉以后,你再给他换妈妈的奶,他不太乐意。为什么呢?吸吮妈妈的乳汁的时候要用劲儿,比较费力,不像喂奶粉,咣咣就吸进去了,很省事,又好吃。

【同期】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高劲松

而且这个口味对他来说也会有一定的记忆,他会更适应这种奶粉的口味,那么再换成别的奶粉,或者换成母乳的时候孩子可能会拒绝。

解说:但是也有不少儿科专家在接受采访时都不约而同地表明目前国内外都没有相关的研究能够表明第一口奶与产生依赖的相关性。

毛群安:我为什么说这个热点问题冷静思考,热点问题我们调查,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这是我们面对这种问题的正常的处理方式。

记者:但是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看到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真相。所以我认为舆论监督发现这个问题,纠正这些错误这绝对好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就是,我们担心的就是不能把我们的这种错误,或者我们的工作不到位,而引发了公众对这个医生这个职业的不信任。

记者:为什么就是不管是食品领域现在出现了医院和奶企之间,出现这些事情都是媒体记者去发现的,而不是主管机关去发现的?

毛群安:我们要没有发现这样的事,我们肯定就没有那样规定,我们肯定发现了,把发现的这个事情马上到了媒体报道而已,是区别在这儿,我不会说我作为发言人我出现这个事件,我第一反应我跟媒体交涉,这不能报道,没有。

解说:奶粉业“第一口奶”风波仍未停息。9月22日,一位知情人再次提供了一台电脑有多美滋公司各区销售人员之间的邮件往来,其中有今年4月北区汇款情况。粗略统计,表格涉及北京、辽宁、吉林、河北、天津、内蒙古、黑龙江等七个省市区。仅今年4月份这一个月,多美滋公司就给这七个省市区的医务人员汇了将近50万元的款。对此,多美滋高层表示将引入外部审计彻查事件,并将在10月1日前对外公布内部调查结果。不仅如此,本台记者在广州的医院里同样发现了类似的情况。

【同期声】广州市妇幼保健院护士(**隐蔽拍摄**)

(我自己去买奶粉冲给宝宝喝行不)

不行,在医院就只能用医院的(奶粉)

(就只能用医院的奶粉)

记者:对于监管部门来说,它的目的就是监管这些事情别发生。但是在这种要素还存在的情况下,它必然会发生,它怎么去监管?

毛群安:我今天跟您探讨的时候,恰恰就这个事件背后更深层次的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我担心出现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把这个,把这个责任给转嫁到其他的医务人员身上去了,你认为这个情况存不存在?

记者:会存在。

毛群安:但是这恰恰是我们的担心,我们今天讲这个事,目的是为了这个规定更好地执行。所以我坚决反对,有的人,包括有的行政人员,把这个事情发生和待遇低、和工作辛苦联系,因为现在的医务人员待遇低,就可以把我的信任出卖了,你挣了钱。

记者:这恰恰是问题的所在。

毛群安:对,这恰恰是我们的职业所不允许的。所以在这要说清楚,那些理由是站不住的,那些可能是个诱因,它只能是诱因,不是原因,但是真正的原因,还是我们医务人员对这个职业的要求、职业道德的要求,和国家对商业贿赂的这种法律法规的要求,漠视。

记者:怎么让它真正地在医院落实下来?像这样的事情,越少发生越好?

毛群安:我们最近反思这个的事情,在一个医院里出现这样的事,管理者一点不知道?好像公众很难接受,很难理解这件事,所以到底谁的责任更重,我认为,我宁愿让公众,如果说公众有气要撒,是我们监管得不到位,而不能牺牲公众对医务人员的这种信任,这是我今天要强调的核心的内容。

演播室:在采访中毛群安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公众如果有怒气要撒的话撒到我们身上,因为作为主管部门,是我们的监管不力,而不希望去牺牲公众对于医务人员的这种信任,这句话里面我想体现的是两层含义,一方面主管部门在反思,因为严格的制度和监管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去约束和规范医务人员,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主管部门在竭力地维护医患关系和保护那些没有做不该做事情的医生和护士,尽管主管部门的这种苦心我们能理解,作为公众又何尝不希望建立医患之间本该有的那种信任呢?说到信任,让我们想到了这样一句俗话,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信任的重建需要各方面一点一滴、一枝一叶地去积累、去维护,再也经不起像第一口奶这种事情的折腾。感谢收看《面对面》,下周再见。